张立文: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在于创造

国内新闻 浏览(1216)

张立文: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在于创造

作者:韩晓晓(单位:中国文联批评中心)

他提出“和谐与学习”,倡导“和谐,和平,和谐,和谐,爱”,解决“文明冲突”,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危机,为中国哲学寻找新途径。

对于毕业于哲学的我来说,张立文一直存在于哲学书籍中。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能和这位着名的哲学家交谈。

在这次采访中,张立文精心准备了十几页大纲,关键词是“中国传统文化”。当我第一次见面时,他温柔的笑容和对学术界的诚意使我意识到他的理解和感性。

张立文1935年出生于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他们大多是明嘉靖第一助手张健的后代和亲属。 年轻而强大的种子,走上了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的道路。 1956年,张立文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全国人大哲学系哲学与历史系工作,主要从事理学研究。目前,张立文是中国人民大学的一等教授,并担任中国人民大学孔子学院院长。

张立文的学术研究始终遵循“代表古人,绘画古人的绘画,重现古人的精神,不使用古人的思想”的概念。

1981年,张立文发表了《朱熹思想研究》,引发了学术界的一场思潮。本书突破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物质分裂,并通过逻辑分析探讨了朱熹的思想。这在20世纪80年代是大胆和开拓性的,学术界是欣喜若狂的。然而,批评的声音随之而来,并且有一些“大帽子”,例如放弃马克思主义的学术地位。对此,张立文无动于衷。他说:“学院是神圣而神秘的。自从我选择学术生活以来,我必须探索学术之谜,让学术生活绽放。”

《朱熹思想研究》在出版时,张立文才46岁,是哲学家的“少年时期”。当时,对中国哲学的研究处于两难境地。造成这种困境的原因在于,自五四以来,中国大学的学科分工和研究体系深受西方的影响。经过60多年的发展,它极大地限制了中国传统学术研究的思路。

中国学者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话语系统。在这方面,张立文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朱熹思想研究》之后,他写了《中国哲学逻辑结构论》《传统学引论》《新人学导论》,创造性地突破了文史哲的西方学术框架,将“传统”建构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并全面地研究了中国。历史和文化,不是由不同的学科划分。

“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在于创造。要创新中国哲学,必须把握时代脉搏,继续中国文化的文化背景。”在谈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未来时,张立文说。

张立文一直在研究中国传统哲学,但他并没有受到传统的束缚,而是用最先进的概念研究了最经典的思想。即便是最尖端的技术也将被纳入他的研究中。

两年前,5月,世界排名第一的球员科杰和Go AI计划Alpha Go打了3场比赛。在北京,82岁的张立文默默地关注这一事件。人工智能是张立文最近的研究方向。多年来,他一直在思考人工智能和人类命运。目前,他已撰写了20多万字的手稿,内容与人工智能有关。

在张立文看来,他上半学的思想是“说话和说话”。在当今的信息情报时代,社会变革引发了许多新问题,而哲学则是时代精神的体现。因此,学术研究不能再“说话和说话”,而应该基于冲突,矛盾和危机,“告诉自己,谈谈自己”。

提出张立文的“和谐与学习”理论来解决当今世界的冲突与危机。冷战结束后,两极之间的对抗结束了,所谓的“文明冲突”开始出现。在张立文看来,亨廷顿的“文明冲突”仍然是冷战思维的延续。它以西方利益为最高利益,西方(美国)价值作为最终价值。这是西方的中心主义,西方的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另一种表现形式。

张立文从中国传统文化宝库中挖掘出“和谐”思想,使其系统化,理论化,构建了“和谐学习”理论体系,解决了西方对抗文化和冷战思维。 “何和雪”用和谐,和谐,和谐,和谐,爱的五项原则来解决亨氏的“文明冲突”。

2014年9月28日,孔子仪式在孔子故里曲阜举行,以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张立文以“和谐,共同”为创作理念,撰写了“人与自然,思想与身体,音乐,家庭与兴,国家之间的和谐”的文章。 “和谐与学习”思想完美地反映了它。

张立文和学校的建设不仅应对了“文明冲突”的挑战,而且提出了解决人类面临的冲突和危机的途径,也为中国哲学找到了新的途径。

几天前,张立文因意外摔跤住院。在他住院期间,他仍然努力工作。这位85岁的男人从未停止过对学术和生活的思考,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学术生活和学术生活的紧张和融合构成了我学术生涯的起伏。”

此图片由作者提供

《光明日报》(2019年8月18日,第12版)

作者:2019年8月18日

07: 14

来源:明亮网络

张立文: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在于创造

作者:韩晓晓(单位:中国文联批评中心)

他提出“和谐与学习”,倡导“和谐,和平,和谐,和谐,爱”,解决“文明冲突”,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危机,为中国哲学寻找新途径。

对于毕业于哲学的我来说,张立文一直存在于哲学书籍中。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能和这位着名的哲学家交谈。

在这次采访中,张立文精心准备了十几页大纲,关键词是“中国传统文化”。当我第一次见面时,他温柔的笑容和对学术界的诚意使我意识到他的理解和感性。

张立文1935年出生于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他们大多是明嘉靖第一助手张健的后代和亲属。 年轻而强大的种子,走上了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的道路。 1956年,张立文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全国人大哲学系哲学与历史系工作,主要从事理学研究。目前,张立文是中国人民大学的一等教授,并担任中国人民大学孔子学院院长。

张立文的学术研究始终遵循“代表古人,绘画古人的绘画,重现古人的精神,不使用古人的思想”的概念。

1981年,张立文发表了《朱熹思想研究》,引发了学术界的一场思潮。本书突破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物质分裂,并通过逻辑分析探讨了朱熹的思想。这在20世纪80年代是大胆和开拓性的,学术界是欣喜若狂的。然而,批评的声音随之而来,并且有一些“大帽子”,例如放弃马克思主义的学术地位。对此,张立文无动于衷。他说:“学院是神圣而神秘的。自从我选择学术生活以来,我必须探索学术之谜,让学术生活绽放。”

《朱熹思想研究》在出版时,张立文才46岁,是哲学家的“少年时期”。当时,对中国哲学的研究处于两难境地。造成这种困境的原因在于,自五四以来,中国大学的学科分工和研究体系深受西方的影响。经过60多年的发展,它极大地限制了中国传统学术研究的思路。

中国学者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话语系统。在这方面,张立文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朱熹思想研究》之后,他写了《中国哲学逻辑结构论》《传统学引论》《新人学导论》,创造性地突破了文史哲的西方学术框架,将“传统”建构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并全面地研究了中国。历史和文化,不是由不同的学科划分。

“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在于创造。要创新中国哲学,必须把握时代脉搏,继续中国文化的文化背景。”在谈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未来时,张立文说。

张立文一直在研究中国传统哲学,但他并没有受到传统的束缚,而是用最先进的概念研究了最经典的思想。即便是最尖端的技术也将被纳入他的研究中。

两年前,5月,世界排名第一的球员科杰和Go AI计划Alpha Go打了3场比赛。在北京,82岁的张立文默默地关注这一事件。人工智能是张立文最近的研究方向。多年来,他一直在思考人工智能和人类命运。目前,他已撰写了20多万字的手稿,内容与人工智能有关。

在张立文看来,他上半学的思想是“说话和说话”。在当今的信息情报时代,社会变革引发了许多新问题,而哲学则是时代精神的体现。因此,学术研究不能再“说话和说话”,而应该基于冲突,矛盾和危机,“告诉自己,谈谈自己”。

提出张立文的“和谐与学习”理论来解决当今世界的冲突与危机。冷战结束后,两极之间的对抗结束了,所谓的“文明冲突”开始出现。在张立文看来,亨廷顿的“文明冲突”仍然是冷战思维的延续。它以西方利益为最高利益,西方(美国)价值作为最终价值。这是西方的中心主义,西方的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另一种表现形式。

张立文从中国传统文化宝库中挖掘出“和谐”思想,使其系统化,理论化,构建了“和谐学习”理论体系,解决了西方对抗文化和冷战思维。 “何和雪”用和谐,和谐,和谐,和谐,爱的五项原则来解决亨氏的“文明冲突”。

2014年9月28日,孔子仪式在孔子故里曲阜举行,以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张立文以“和谐,共同”为创作理念,撰写了“人与自然,思想与身体,音乐,家庭与兴,国家之间的和谐”的文章。 “和谐与学习”思想完美地反映了它。

张立文和学校的建设不仅应对了“文明冲突”的挑战,而且提出了解决人类面临的冲突和危机的途径,也为中国哲学找到了新的途径。

几天前,张立文因意外摔跤住院。在他住院期间,他仍然努力工作。这位85岁的男人从未停止过对学术和生活的思考,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学术生活和学术生活的紧张和融合构成了我学术生涯的起伏。”

此图片由作者提供

《光明日报》(2019年8月18日,第12版)

作者:2019年8月18日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张立文

学术

并且学习

理念

中国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