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乱成麻 约翰逊走进死胡同

国内新闻 浏览(1618)

  这一次,决定退出“脱欧”大戏的是英国议会下议院议长伯科。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或许也能对前任特雷莎·梅的苦楚感同身受。同僚接二连三地辞职、“硬脱欧”的无望、提前大选也被否决,桩桩件件都让约翰逊在这个困局中难以动弹。

  掀起辞职潮

  当地时间9日,伯科在议会发表声明,称如果下议院周一投票赞成提前举行大选,那他将在选举前辞职;如果议员反对提前举行大选,他将在10月31日——英国的“脱欧”日期前辞职。在离职演讲中,伯科说道,自己担任议长10年,担任议员22年,“这是我生命中最高的荣耀”。

  从2009年起出任下议院议长的伯科,之前一直是保守党议员,但当选下议院议长后必须脱离党派,保持中立。不过,伯科在“脱欧”过程中的许多抉择被认为偏颇、倾向“留欧派”,引发“脱欧派”强烈质疑。

  对于伯科,反对党与保守党的态度各异。《卫报》指出,伯科演讲后的大部分掌声就来自反对党的议席。英国最大反对党工党的领导人科尔宾对伯科表示感谢,赞扬他“彻底改变了工作方式”。

  而约翰逊政府则视伯科为眼中钉。法新社表示,伯科一再允许议员控制议会议程,引导英国的“脱欧”进程,这激怒了保守党政府。保守党曾表示,他们将在下一次大选中与伯科竞争,打破了议长寻求连任时不被主要政党反对的惯例。据悉,议长由所有下议院议员匿名投票选出,但传统上会由两大党人马轮流担任,因此下任议长应该要出身工党,可能人选包括现任副议长霍伊尔及前工党副党魁哈曼。

  伯科不是第一个萌生退意的。此前7日,英国内阁成员、就业及退休保障大臣安伯·拉德因不满约翰逊的“脱欧”立场,决定辞职并退出保守党。拉德一直是保守党内有影响力的人物,此前她曾任内政大臣,并且是前任首相特雷莎·梅的得力助手。

  5日,约翰逊首相的弟弟乔·约翰逊辞去保守党议员和英国商业、能源与产业战略部国务大臣,并称自己“在家庭和国家利益之间徘徊”。外媒《商业内幕》指出,乔·约翰逊是伦敦市郊奥尔平顿选区的议员,与约翰逊不同,他支持英国留在欧盟及第二次“脱欧”公投。

  而在更早之前的2日,英国反对党在21名倒戈的保守党议员协助下,成功拿下议会控制权并于下议院通过阻止“无协议脱欧”议案。约翰逊当即驱逐该21名议员出党,包括前财政大臣哈蒙德、前司法大臣高克等。

  “硬脱欧”无望

  相比起本就不受自己待见的议长辞职,更令约翰逊头疼的应该是阻止“无协议脱欧”法案的通过。就在伯科宣布将辞职的同一天,即当地时间周一,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批准了阻止“无协议脱欧”的法案。

  这意味着,若英国和欧盟无法在10月31日大限前达成协议,约翰逊必须请求欧盟延长三个月“脱欧”。这对于一直鼓吹“无协议脱欧”的约翰逊而言,无疑是极大的打击。失掉了“无协议脱欧”的砝码之后,约翰逊再次把宝押在了提前大选上。

  9日,在945年以来英国历史上最长的一次议会休会前,议会举行了紧急辩论。约翰逊提交动议,申请在10月14日提前举行大选。此前他曾表示,若议会通过法案阻止“无协议脱欧”,他将把选举权交到人民手中,由他们来决定与欧盟谈判的人选。但要进入这一程序,约翰逊必须要得到超过2/3的赞成票——434票。

  不过议会在“休假”前还给了约翰逊一个下马威。与上周的结果一样,约翰逊再次不出意外地输掉了这次投票,只有293位议员进行了投票,其中还有46票反对。除了这一记重拳之外,议会还通过了一项新的法案,要求约翰逊公开让议会休会的真实原因,以及与他的顾问参谋之间的所有聊天通话记录。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曾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脱欧”是个乱局,虽然约翰逊一直将“硬脱欧”挂在嘴边,但他确也未排除协议“脱欧”。约翰逊的说法是:他摆出一副比较强硬的姿态,是想先内部有一个声音,再去倒逼欧盟,在和欧盟周旋的过程中,强硬是比较有益于谈判的,让议会休会也是不希望议会掣肘英国和欧盟的谈判。

  如今,接连失利意味着现在摆在约翰逊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在现有最终期限内达成一个“脱欧”协议;一是向欧盟申请延期。无论约翰逊最终会走上哪条路,都与其之前的“硬脱欧”急先锋形象有些背离。毕竟,他曾放话“宁愿死在阴沟里,也绝不延迟脱欧”。

  不过,约翰逊的态度并没有因为接连失利而有所软化。在唐宁街十号的大门外,约翰逊掷地有声地强调他坚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要求欧盟再次推迟英国的‘脱欧’日期”。

  英爱僵局

  9日给约翰逊的打击还不止于此。当天上午,约翰逊抵达爱尔兰首都都柏林,与爱尔兰总理瓦拉德卡举行会谈。这是约翰逊上台后双方领导人的首次会晤,但两人明显话不投机。

  BBC称,爱尔兰政府一直认为,无论英国通过何种“脱欧”协议,其中都必须包含针对爱尔兰和北爱尔兰边界问题的“备份安排”,不过约翰逊坚决反对这一条款的存在,认为这是“反民主”的。《卫报》指出,约翰逊将不得不对瓦拉德卡解释,用什么来替代“备份安排”。

  此外,爱尔兰政府支持再一次延迟“脱欧”。爱尔兰财政部长多诺霍表示,这样可以减轻北爱尔兰和平进程可能面临的风险和经济损失。在联合声明中,双方表示将致力英国和欧盟达成脱欧协议,并称这次会议有其必要性,但也坦言“在部分领域已建立共识,但彼此之间仍有不小鸿沟”。

  接二连三的消息让投资者的心起伏不定。对于英镑而言,“硬脱欧”警报的解除,算得上是一大利好。在女王签署法案后,英镑兑美元维持0.7%的日内涨幅,暂报1.2370。但在伯科给出辞职时间表后,英镑兑美元短线一度下挫30余点,至1.2321,日内涨幅收窄至0.3%。欧元兑英镑跌幅则收窄至0.1%,短线最高触及0.8971。

  “‘脱欧’把整个英国撕裂了,”丁纯表示,“各方的想法不一。对英国来说,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才是英国最高的国家利益。特雷莎·梅的‘脱欧’方式相对来说比较软,但三年下来,证明这种方式是无效的,既摆不平内部也摆不平外部。而就英国目前的状态来看,不用非常之举,可能无法完成这个目标。”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DF5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