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保险司法文明的进程与展望

国内新闻 浏览(865)

?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保险业正逐步从保险国向保险强国过渡,在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随着保险业的繁荣,保险和司法文明的发展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保险纠纷案件数量持续增长。司法统计显示,2008年,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受理新的一审保险合同纠纷案件。 2009年,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受理一审保险合同纠纷案件。 2010年,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受理一审保险合同纠纷案件。 2011年,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受理一审保险合同纠纷案件。 2012年,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受理一审保险合同纠纷案件。 2012年受理的保险合同纠纷数量是2008年受理案件数量的2.7倍。2013年,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新的一审保险合同纠纷案件,2017年受理。此外,大量侵权纠纷案件还涉及保险合同纠纷,例如道路交通事故人身伤害赔偿纠纷,其中大部分涉及保险合同纠纷。这些案件的审判和审判过程反映并反映了中国保险司法文明的进步。

保险司法文明的集中体现

自1978年改革发展以来,随着保险立法的不断完善和发展,真正意义上的保险和司法活动逐渐发展。《保险法》自1995年6月30日宣布以来,已经颁布了对四个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以及《保险法》的司法审判。这四种司法解释的颁布和实施,不仅是对保险司法审判经验的总结,也是对中国的有益补充《保险法》。

在1985年至2018年之间,《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总共发布了35起保险案件,而2010年以后的判例具有先例。自2012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官方网站发布了保险指导案例。这些保险法理学汇集了各级人民法院保险审判的实质,是保险司法审判文明进程的重要体现和标志。从法学和司法解释的角度来看,中国保险司法文明的发展主要集中在以下两个方面:

(1)颁布了四项保险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的一部分。中国是一个法定国家。它不能通过特定的法律解释或解释法律。司法解释在补充立法和保险司法审判活动的统一作用中发挥作用。从承担和发挥保险立法的作用,完善和发展保险司法审判规则的角度来看,中国的保险司法审判程序与最高法院《保险法》的司法解释程序是统一的。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于2009年9月21日发布,而人民法院在2009年2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上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的相关规定,解决新旧《保险法》之间的收敛问题。

2013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宣布,针对保险法中有关保险合同一般条款的部分适用法律。

第三项,于2015年1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宣布,适用于保险合同一章中关于人身保险法适用部分的保险法。

第四次,于2018年5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四)》宣布,关于财产合同部分法律适用的保险合同章节中的保险法。

(2)发出公报案和保险指南的先例。《最高人民法院公报》该判例的出版始于1985年。1991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发表了讲话《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许多典型的判例是通过[0x9A8B发表的],而法学的作用则以法学为指导。” 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总共发布了35个保险法学。

自2005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以建议建立和完善法学指导系统,地方法院进行了案件目录指导系统的建设。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第七条规定:“各级人民法院审理类似案件,应当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性判例。”自2012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已通过官方网站发布了准则。案例,其中有两个保险案例。

对保险法司法解释的主要贡献

每部保险法的司法解释的颁布和执行主要反映了保险法的变化,并着重解决保险司法审判中尚未阐明的法律适用问题。四项保险法的司法解释具有以下功能:统一的保险司法标准和服务。开展保险试行和满足并促进保险业务需求。

(1)保险试用规则的新旧规则。 2009年10月1日,实施了修订后的《关于判例指导工作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保险法》,以解决保险司法审判中适用的具体法律问题。鉴于人民法院受理的大多数案件都是保险合同纠纷,尤其是期限长的人身保险合同纠纷,关于保险业管理的争议很少。该司法解释的适用范围仅限于保险合同纠纷案件。这种司法解释的制定体现了以下立法精神:加强对保单持有人和被保险人利益的保护,体现出满足合同法的共同要求,满足《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的特殊要求并遵循新规定的特点。法。精神的力量。

(二)强化保险审判的特殊性。《保险法》针对保险合同的特殊性,明晰了专属于保险审判的以下问题:保险利益、保险合同成立、保险人说明义务、投保人告知义务、免责条款界定、保险合同解释、保险理赔、被保险人和受益人请求权、保险代位权、保险机构的诉讼地位等司法实践中亟待明确的法律适用问题。这些规定在力求符合立法精神的前提下,终结了法律界和保险实务界的一些争议,统一了裁判尺度,也对保险市场起到了进一步规范的作用。解释(二)兼顾各方主体利益,既注重投保人利益的保护,又注重保险人的权利维护,以增强交易主体的保险意识,促进行业健康发展。这部司法解释贯彻依法、公平、服务市场经济和诚实信用原则,强化人身保险合同和财产保险合同司法审判的特殊性。

(三)强化人身保险合同审判的裁判标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针对人身保险合同的专业性,明晰了人身保险合同审判的以下问题:第一、明确人身保险利益主动审查原则,防范道德风险。第二、细化死亡险的相关规定,鼓励保险交易。第三、明确体检与如实告知义务的规定,维护诚实信用。第四、明确保险合同恢复效力的条件,维持合同效力。第五、规范受益人的指定与变更,保护受益人的受益权。第六、规范医疗保险格式条款,维持对价平衡。此外,对保险金请求权的转让、作为被保险人遗产的保险金给付、受益人与被保险人同时死亡的推定、故意犯罪如何认定等问题作了规定。

(四)强化财产保险合同审判的裁判标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体现了以人为本,以及对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的保护。凸显平衡保护,在保护投保人、被保险人利益的同时,注重寻找与保险业健康发展的平衡点。尊重保险司法规律,尊重保险的特点和特性,恪守保险的一般原理。本部司法解释针对财产保险合同的专业性,明晰了财产保险合同审判中保险标的转让、保险代位求偿权以及责任保险的相关问题。

保险司法文明的展望

(一)以公法和私法的划分为基础,进一步统一保险司法裁判标准。我国保险案件均与保险合同纠纷相关,保险监管纠纷尚未出现。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公布的保险判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保险指导判例均为保险合同纠纷案件。进一步强化保险合同法的特殊性,需要将保险合同立法主旨、立法原则以及保险合同法各项制度协调统一。我国目前的保险法是将保险合同法和保险业法规定在同一部法律中,鉴于公法和私法理念的差别而带来的保险立法主旨的不统一。这种不统一反映在具体的保险法律制度上,会导致保险司法裁判标准的冲突。

(二)以保险司法功能的发挥为导向,加强最高院保险法司法解释和指导性判例的融合。作为专业的司法审判机构,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指导性判例对保险司法裁判标准的统一具有示范作用。业已形成的保险法司法解释,实际上发挥双重功能:统一司法裁判标准,弥补立法的缺失。将这两重功能进行分解,再与指导性判例相互结合,即可以获得保险司法审判标准的中国路径:兼顾我国保险司法审判以及保险立法状况实际,同时兼采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立法之长。

大陆法系在很多国家的立法颁布以后,通常采取公布实施细则的方式为司法活动提供更明确的指引。结合成文法的特点,我们的保险法司法解释中对立法的明确、标准细化的部分可以成为类似法律实施细则的内容,其法律约束力也与法律实施细则等同。结合英美判例法的特点,我们可以将保险法指导判例同保险法司法解释结合在一起,将形成每个司法解释的系列判例中的典型判例作为指导性判例,同时在每条司法解释之后列明该指导性判例,并将其他系列判例作索引性提示。

(作者分别系吉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责任编辑: 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