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他们!多管齐下助柳州“问题少年”融入社会

国内新闻 浏览(1219)

  2019 南国今报

  柳州开展打击防范盗窃电动车及电动车电瓶违法犯罪集中专项行动。9月19日,从柳州市公安局城中分局传来消息:在专项行动中,公园派出所、柳东派出所分别破获一系列盗窃电动车案件,抓获4名盗窃嫌疑人,均为未成年人,追回被盗的和可疑的电动车共31辆。

  

  一名涉嫌收赃的嫌疑人指认他藏匿的被盗电动车。

  城中警方供图

  行动:连捉4名盗车“豆子鬼”

  9月14日早上,先后有4名车主向公园派出所报案称:他们将电动车停放在公园路的人行道上过夜,早上来取车时发现车辆不见了。民警查看相关路段的天网监控录像,发现在当日凌晨,两名少年先后撬开了4辆电动车的车锁,将车盗走。民警利用天网系统追踪,发现两名少年撬开车锁后,先是将盗得的电动车推进了金鱼巷中藏匿。天亮之后,他们又骑车驶过文惠桥,将失窃电动车向屏山大道方向转移。9月16日中午,民警在飞鹅路一酒店客房内将两名盗窃嫌疑人抓获。

  经查,被抓获两人分别是14岁的小贵和15岁的小建,二人对结伙在公园路盗窃4辆电动车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二人供述,他们将盗得的电动车送到屏山电脑城卖给了男子覃某,得到赃款后到酒吧大肆挥霍。

  民警根据两名少年的供述,于9月18日下午6时许,将涉嫌收购赃物的覃某抓获,并先后从两个停车场内查获覃某藏匿的电动车28辆。这些电动车中有不少已被换壳、锉改电机号。经查,其中9辆已确认为失窃车辆,民警正对另外19辆可疑电动车的来源进行调查。

  9月18日,在柳州市晨华路的一个停车场内,一名少年正准备将一辆失窃电动车取走,被早已在此守候的柳东派出所民警抓获。被抓少年叫小浩,今年15岁。

  小浩承认,停放在停车场里的电动车,是他与同伙小兵一起偷来的。9月19日,民警在柳石路一家宾馆客房内将16岁的小兵抓获归案。据小浩和小兵供述,9月11日至16日期间,他们共结伙盗窃电动车4辆。办案民警根据二人供述,已追回其中3辆。

  目前,覃某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年满16周岁的小兵被移交刑侦大队进一步审查;未满16岁的小贵、小建和小浩,因盗窃被依法处以行政拘留,不予执行。

  警方:希望被盗车主配合破案

  为有效遏制柳州市盗窃电动车及电动车电瓶案件高发的势头,柳州市公安局从9月1日至年底,开展打击防范盗窃电动车及电动车电瓶违法犯罪集中专项行动。柳州市场监管局联合公安机关加强对存在买赃收赃行为管制,逐一排查二手车市场及相关渠道,形成长效管理机制,一经发现将顶格处罚。

  连日来,各公安分局深入开展打击电动车和电动车电瓶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工作方案,要求“每案必追、每案必侦”。9月16日~18日,柳南警方在3天内端掉电动车收赃窝点1个,打掉盗窃团伙2个,抓获15名盗窃电动车、电动车电瓶嫌疑人,查获追缴被盗车辆19辆、电动车电瓶120余个。

  9月18日、19日,柳北公安分局通过连日的不懈努力,成功打掉一个盗窃电动车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3名。经审讯,该团伙成员在2019年8月中旬至9月初,共在柳北区广场路某商场门口等地,盗窃电动车8辆。

  但是,警方在查处收赃窝点时,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收赃取证难,有的收赃者没有交易记录,有的收到这些被盗电瓶后,又转手销售,给警方对赃物的认定增加不小难度。

  “有些被盗车主也不配合”。一名资深刑警告诉记者,他们曾破获一个盗窃电动车电瓶团伙案件,团伙成员交待做了9起案件。他们调查时,发现其中只有一名被盗车主来公安机关做过笔录。另外两名车主只打过110报警,未到公安机关做笔录。

  剩下的6名车主,根本都没有报案。当办案民警联系上车主时,车主直接询问电瓶是否追回。当得知暂时没追回时,无论民警怎么劝说,车主都不愿意到公安机关做笔录。

  

  民警对涉嫌收购赃物的覃某进行审讯。城中警方供图

  律师:积极建言寻求解决之道

  对于如何解决电动车及电瓶频频失窃的问题,柳州的律师们也纷纷展开讨论,并积极建言,希望能找到问题的解决之道。

  9月19日下午,广西国观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一辰告诉记者,最近他受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为盗窃电动车电瓶的犯罪嫌疑人阿强提供法律援助。当日上午,他刚刚在看守所里见了阿强。阿强还是一名17岁的未成年人,去年底才因为盗窃电瓶被法院判处拘役5个月,如今刑满释放不久又重蹈覆辙,身陷囹圄。

  阿强曾孤身到广东打工,因为不适应那里的生活又回到了柳州。阿强打工不成不敢跟父母说,就与一群同伴以盗窃电动车电瓶为生。在交流中王一辰发现,阿强缺少最基本的生存技能。

  王一辰问阿强:“即使不到外地打工,回到柳州去送快递或外卖不好吗。只要肯干,每个月赚几千元不成问题。”阿强诧异地问:“送快递的收入也有这么高吗?不是说送一个包里只赚一元钱吗?”

  王一辰认为,问题主要出在家庭和社会的监管缺失上,犯罪人员重复犯案的背后,无法重新融入社会,缺乏经济来源成为主因。在少管、劳教等制度取消之后,对于这部分误入歧途的少年,缺少了行之有效的监管手段。一方面,家长大多忙于生计,无法顾及他们;另一方面,整个社会对于他们的监管和帮扶有所缺失。

  王一辰也建议,可以建立专门的学校来接收这些“问题少年”,不但能对误入歧途的他们集中进行法治教育,还可以对他们进行生存技能的培训,但办学的经费和师资配备都需要政府来解决。

  广西金飞律师事务所律师仇宇书建议,治理电动车电瓶失窃的问题,不仅是公检法机关的事情,市场监管部门要对二手电瓶市场加强管理,对于无证经营或违规经营的商家,即使不能按照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追究刑事责任,也应当依据行政法规加大处罚力度,让他们不敢再乱来。铲除了“豆子鬼”们能够轻易销赃的土壤,偷到的电瓶难以脱手,他们自然就不会再偷了。

  仇宇书还提醒,这些“豆子鬼”不管是旷课的还是辍学的,应该都是义务教育阶段的适龄少年,教育部门及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应当加强对他们的帮教和关爱,集全社会之力,加大对他们的监管和帮扶。

  柳州开展打击防范盗窃电动车及电动车电瓶违法犯罪集中专项行动。9月19日,从柳州市公安局城中分局传来消息:在专项行动中,公园派出所、柳东派出所分别破获一系列盗窃电动车案件,抓获4名盗窃嫌疑人,均为未成年人,追回被盗的和可疑的电动车共31辆。

  

  一名涉嫌收赃的嫌疑人指认他藏匿的被盗电动车。

  城中警方供图

  行动:连捉4名盗车“豆子鬼”

  9月14日早上,先后有4名车主向公园派出所报案称:他们将电动车停放在公园路的人行道上过夜,早上来取车时发现车辆不见了。民警查看相关路段的天网监控录像,发现在当日凌晨,两名少年先后撬开了4辆电动车的车锁,将车盗走。民警利用天网系统追踪,发现两名少年撬开车锁后,先是将盗得的电动车推进了金鱼巷中藏匿。天亮之后,他们又骑车驶过文惠桥,将失窃电动车向屏山大道方向转移。9月16日中午,民警在飞鹅路一酒店客房内将两名盗窃嫌疑人抓获。

  经查,被抓获两人分别是14岁的小贵和15岁的小建,二人对结伙在公园路盗窃4辆电动车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二人供述,他们将盗得的电动车送到屏山电脑城卖给了男子覃某,得到赃款后到酒吧大肆挥霍。

  民警根据两名少年的供述,于9月18日下午6时许,将涉嫌收购赃物的覃某抓获,并先后从两个停车场内查获覃某藏匿的电动车28辆。这些电动车中有不少已被换壳、锉改电机号。经查,其中9辆已确认为失窃车辆,民警正对另外19辆可疑电动车的来源进行调查。

  9月18日,在柳州市晨华路的一个停车场内,一名少年正准备将一辆失窃电动车取走,被早已在此守候的柳东派出所民警抓获。被抓少年叫小浩,今年15岁。

  小浩承认,停放在停车场里的电动车,是他与同伙小兵一起偷来的。9月19日,民警在柳石路一家宾馆客房内将16岁的小兵抓获归案。据小浩和小兵供述,9月11日至16日期间,他们共结伙盗窃电动车4辆。办案民警根据二人供述,已追回其中3辆。

  目前,覃某因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年满16周岁的小兵被移交刑侦大队进一步审查;未满16岁的小贵、小建和小浩,因盗窃被依法处以行政拘留,不予执行。

  警方:希望被盗车主配合破案

  为有效遏制柳州市盗窃电动车及电动车电瓶案件高发的势头,柳州市公安局从9月1日至年底,开展打击防范盗窃电动车及电动车电瓶违法犯罪集中专项行动。柳州市场监管局联合公安机关加强对存在买赃收赃行为管制,逐一排查二手车市场及相关渠道,形成长效管理机制,一经发现将顶格处罚。

  连日来,各公安分局深入开展打击电动车和电动车电瓶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工作方案,要求“每案必追、每案必侦”。9月16日~18日,柳南警方在3天内端掉电动车收赃窝点1个,打掉盗窃团伙2个,抓获15名盗窃电动车、电动车电瓶嫌疑人,查获追缴被盗车辆19辆、电动车电瓶120余个。

  9月18日、19日,柳北公安分局通过连日的不懈努力,成功打掉一个盗窃电动车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3名。经审讯,该团伙成员在2019年8月中旬至9月初,共在柳北区广场路某商场门口等地,盗窃电动车8辆。

  但是,警方在查处收赃窝点时,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收赃取证难,有的收赃者没有交易记录,有的收到这些被盗电瓶后,又转手销售,给警方对赃物的认定增加不小难度。

  “有些被盗车主也不配合”。一名资深刑警告诉记者,他们曾破获一个盗窃电动车电瓶团伙案件,团伙成员交待做了9起案件。他们调查时,发现其中只有一名被盗车主来公安机关做过笔录。另外两名车主只打过110报警,未到公安机关做笔录。

  剩下的6名车主,根本都没有报案。当办案民警联系上车主时,车主直接询问电瓶是否追回。当得知暂时没追回时,无论民警怎么劝说,车主都不愿意到公安机关做笔录。

  

  民警对涉嫌收购赃物的覃某进行审讯。城中警方供图

  律师:积极建言寻求解决之道

  对于如何解决电动车及电瓶频频失窃的问题,柳州的律师们也纷纷展开讨论,并积极建言,希望能找到问题的解决之道。

  9月19日下午,广西国观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一辰告诉记者,最近他受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为盗窃电动车电瓶的犯罪嫌疑人阿强提供法律援助。当日上午,他刚刚在看守所里见了阿强。阿强还是一名17岁的未成年人,去年底才因为盗窃电瓶被法院判处拘役5个月,如今刑满释放不久又重蹈覆辙,身陷囹圄。

  阿强曾孤身到广东打工,因为不适应那里的生活又回到了柳州。阿强打工不成不敢跟父母说,就与一群同伴以盗窃电动车电瓶为生。在交流中王一辰发现,阿强缺少最基本的生存技能。

  王一辰问阿强:“即使不到外地打工,回到柳州去送快递或外卖不好吗。只要肯干,每个月赚几千元不成问题。”阿强诧异地问:“送快递的收入也有这么高吗?不是说送一个包里只赚一元钱吗?”

  王一辰认为,问题主要出在家庭和社会的监管缺失上,犯罪人员重复犯案的背后,无法重新融入社会,缺乏经济来源成为主因。在少管、劳教等制度取消之后,对于这部分误入歧途的少年,缺少了行之有效的监管手段。一方面,家长大多忙于生计,无法顾及他们;另一方面,整个社会对于他们的监管和帮扶有所缺失。

  王一辰也建议,可以建立专门的学校来接收这些“问题少年”,不但能对误入歧途的他们集中进行法治教育,还可以对他们进行生存技能的培训,但办学的经费和师资配备都需要政府来解决。

  广西金飞律师事务所律师仇宇书建议,治理电动车电瓶失窃的问题,不仅是公检法机关的事情,市场监管部门要对二手电瓶市场加强管理,对于无证经营或违规经营的商家,即使不能按照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追究刑事责任,也应当依据行政法规加大处罚力度,让他们不敢再乱来。铲除了“豆子鬼”们能够轻易销赃的土壤,偷到的电瓶难以脱手,他们自然就不会再偷了。

  仇宇书还提醒,这些“豆子鬼”不管是旷课的还是辍学的,应该都是义务教育阶段的适龄少年,教育部门及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应当加强对他们的帮教和关爱,集全社会之力,加大对他们的监管和帮扶。

网上赚钱,利用自己的思维和方式,才能轻松赚钱! - 新风网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