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最低调上市公司老板浮出水面:陆克平控制四环生物4年未披露被认定行为恶劣

国内新闻 浏览(769)

我想在3天前分享网络

文|挖贝网李矛

华为总裁任正非被认为是最低调的企业家。最低调的公司名称将从2019年9月22日起更改。

经过九次深入调查,中国证监会最终“挖”了被低估的A股上市公司的所有者卢克平。

调查显示,四环生物系统公司生物控制人士卢克平通过持有19个账户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并于2014年5月23日完全控制了该公司,该公司在2014-2018年度报告中披露。 “没有实际的控制者。”

证监会认为这是一个坏消息,该公司表示并未触发除牌条款。

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自2014年以来,卢克平扩大了对四环生物股东大会表决权的控制,并找到了许瑜,于勤芬,孙宪,于旭发,周俊,或通过许为民。张慧峰,徐瑞康,赵龙,徐智,陈建国,王洪明,孙一凡,江苏德源纺织服装有限公司等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以上两个权益工具如下:/p>

首先,由卢克平控制的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集团)以邵宏远的名义制定了《南华光华五号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光华五号)。随后光华五号与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光大证券收入互换协议》,规定光大证券将购买四环生物的股票,光大证券将根据委托人的意愿在股东大会上进行表决。

第二个是张惠峰作为受托人购买齐鲁证券持有的四环生物股票而设立的齐鲁证券资产管理-民生银行-齐鲁兴岳3号集体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兴岳3号)。3四环生物的表决权交还卢克平。

卢克平拥有上述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的控制权,以及上述账户持有的四环生物股票的表决权,并通过阳光集团和其他银行账户的实际控制权将其转让,直接存入现金等。该帐户提供资金。卢克平于2014年2月20日至2018年4月11日(本案所述期间)控制上述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买卖四环生物股票,并同时行使表决权。通过上述决算召开四环生物股东大会。

与此同时,卢克平还单独或通过徐为民,赵宏,华莹,倪立峰和何斌购买了兆环生物股票。在案件发生期间,赵虹,华莹,倪立峰和何斌买卖了四环生物的股票,四环持有的股票的投票权属于卢克平。同时,卢克平通过对阳光集团的实际控制以及其他银行账户转账和现金直接存款,为赵宏,华莹,倪立峰和何斌提供了资金。具体时间和金额为2015年10月23日至11月。20日,它向赵宏提供了总计1.395亿元人民币。 2015年12月21日至28日,该项目共向华鹰提供了9000万元的援助。 2015年10月23日,它向倪立峰提供了总计8200万元人民币的援助。 2016年4月,从10月5日至10日,向何斌提供了1.88亿元。赵红,华莹,倪立峰和何斌在卢克平控制权案期间在四环生物股东大会上的投票高度一致。

根据介绍,在本案发生期间,涉案账户集团继续买卖四环生物的股票,这使卢克平能够控制四环生物圈的表决权。具体交易情况为自2014年2月20日起购买四环生物股票。2月21日,股权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5%。于2016年6月20日,股权占四环总股本的30%。截至2018年4月11日,股份数量占第四位。生物体总股本的39.42%。

中国证监会确定,卢克平将在2014年5月23日之前成为四环生物圈的实际控制人,并且他将在2014年5月23日至2018年4月11日实际控制四环。在2014-2018年年度报告中Sihuan Bio透露“没有实际控制人”。

在这方面,中国证监会认为,四环公司在2014年至2018年间披露的实际控制人信息存在虚假记载,严重影响了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判断。这种行为是不良的,严重破坏了证券市场的秩序:卢克平采取了终身市场禁令措施,四环生物董事长对孙国建实行了五年禁令,其他20名董事参与了禁令。事件被罚款。

但是,四环生物向股东分发“安心药丸”。公司认为上述违法行为未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第四,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退役。

收款报告投诉

文|挖贝网李矛

华为总裁任正非被认为是最低调的企业家。最低调的公司名称将从2019年9月22日起更改。

经过九次深入调查,中国证监会最终“挖”了被低估的A股上市公司的所有者卢克平。

调查显示,四环生物系统公司生物控制人士卢克平通过持有19个账户购买了该公司的股票,并于2014年5月23日完全控制了该公司,该公司在2014-2018年度报告中披露。 “没有实际的控制者。”

证监会认为这是一个坏消息,该公司表示并未触发除牌条款。

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自2014年以来,卢克平扩大了对四环生物股东大会表决权的控制,并找到了许瑜,于勤芬,孙宪,于旭发,周俊,或通过许为民。张慧峰,徐瑞康,赵龙,徐智,陈建国,王洪明,孙一凡,江苏德源纺织服装有限公司等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以上两个权益工具如下:/p>

首先,由卢克平控制的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集团)以邵宏远的名义制定了《南华光华五号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光华五号)。随后光华五号与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署《光大证券收入互换协议》,规定光大证券将购买四环生物的股票,光大证券将根据委托人的意愿在股东大会上进行表决。

第二个是张会峰作为受托人购买齐鲁证券持有的四环生物股票而设立的齐鲁证券资产管理-民生银行-齐鲁兴岳3号集体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兴岳3号)。3四环生物的表决权交还卢克平。

卢克平拥有上述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的控制权,以及上述账户持有的四环生物股票的表决权,并通过阳光集团和其他银行账户的实际控制权将其转让,直接存入现金等。该帐户提供资金。卢克平于2014年2月20日至2018年4月11日(本案所述期间)控制上述13个证券账户和2个权益工具买卖四环生物股票,并同时行使表决权。通过上述决算召开四环生物股东大会。

与此同时,卢克平还单独或通过徐为民,赵宏,华莹,倪立峰和何斌购买了兆环生物股票。在案件发生期间,赵虹,华莹,倪立峰和何斌买卖了四环生物的股票,四环持有的股票的投票权属于卢克平。同时,卢克平通过对阳光集团的实际控制以及其他银行账户转账和现金直接存款,为赵宏,华莹,倪立峰和何斌提供了资金。具体时间和金额为2015年10月23日至11月。20日,它向赵宏提供了总计1.395亿元人民币。 2015年12月21日至28日,该项目共向华鹰提供了9000万元的援助。 2015年10月23日,它向倪立峰提供了总计8200万元人民币的援助。 2016年4月,从10月5日至10日,向何斌提供了1.88亿元。赵红,华莹,倪立峰和何斌在卢克平控制权案期间在四环生物股东大会上的投票高度一致。

根据介绍,在本案发生期间,涉案账户集团继续买卖四环生物的股票,这使卢克平能够控制四环生物圈的表决权。具体交易情况为自2014年2月20日起购买四环生物股票。2月21日,股权占四环生物总股本的5%。于2016年6月20日,股权占四环总股本的30%。截至2018年4月11日,股份数量占第四位。生物体总股本的39.42%。

中国证监会确定,卢克平将在2014年5月23日之前成为四环生物圈的实际控制人,并且他将在2014年5月23日至2018年4月11日实际控制四环。在2014-2018年年度报告中Sihuan Bio透露“没有实际控制人”。

在这方面,中国证监会认为,四环公司在2014年至2018年间披露的实际控制人信息存在虚假记载,严重影响了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判断。这种行为是不良的,严重破坏了证券市场的秩序:卢克平采取了终身市场禁令措施,四环生物董事长对孙国建实行了五年禁令,其他20名董事参与了禁令。事件被罚款。

但是,四环生物向股东分发“安心药丸”。公司认为上述违法行为未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二,第四,第五条规定的重大违法退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