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从冰川里走出的院士

社会新闻 浏览(1765)

  光明日报2天前我要分享

  2013月21日,9日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史亚峰先生诞辰100周年。 3月20日,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所为此举办了专题研讨会。施先生的朋友,同事和学生齐聚兰州,珍惜现代中国冰川研究的先驱。

“史先生是我的老师和我的战友。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中国科学院高级院士李济兴奋地在研讨会上说。尽管身体状况不佳,但86岁的李继军仍然坚持参加会议,以纪念同时也是老师和朋友的史亚峰先生。

这是坚持,只要身体允许,

在高山上,李姬将爬上去;

这就是坚持,

李继军还要挑战困难的科学问题。

冰川研究,青藏高原隆起,

黄河起源与地貌演变,

他一生都在练习阅读数以千计的书籍和数千英里的旅行,

他在祖国的高原上写下了“文章”。

深入

“这是山谷里的风,吹着我们的红旗,暴雨,洗帐篷.”

这《勘探队员之歌》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这种“火焰般的热情”也点燃了李继军的梦想。

1933年,李继军出生于四川省彭州市的一所学术学校。他从小就接受过教育,完成了初中和高中的学业成绩。 20世纪50年代,在“矿业发展”的号召下,无数年轻人把“为祖国寻宝”作为自己的理想生活。

李吉也不例外。

1952年,他考入四川大学地理系,一年后转入南京大学地理系。那时,他的梦想是骑着一匹白马,在祁连山的深山和山谷中漫游,探索祖国。

他认为炼钢需要煤和矿物质是工业食品。

李继军高中毕业时身体较弱。在了解了他的“探索理想”后,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吃不起,他不能做地质旅行,所以建议他改变他的地理位置。

李吉并不气馁。为了增强他的身体素质,他经常可以在大学校园的操场上看到。他坚持每天跑步,晚上洗个冷水澡。所以他下来并练习了一个好身体,为未来的野外工作奠定了基础。

1956年从南京大学毕业后,李骥被推荐到兰州大学地理系学习,在着名的地理学和地貌学家王德基博士的带领下学习。

在1958年以前的祁连山腹地,它被冻结了数千英里,无法进入。直到牦牛和骆驼匆匆忙忙地穿着笨重的老式棉质外套,才开始了中国冰川考试的序幕。

25岁的李骥是这支球队的一员。

这是中国第一个以石亚峰为首的高山冰雪利用探险队,带领100多人到祁连山。

冰川位于高山地带。它们不仅海拔高,空气稀薄,而且经常暴露在雪崩和冰裂缝中。但是,高山冰雪的使用不仅具有重大的经济意义,而且还促进了一系列相关学科的发展。

“我们是第一个研究冰川的人。在7月1日的冰川遗址,我们听了苏联学者达尔古辛的讲座。最初大胆地分开掌握调查方法。李继军率领黑河支队。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努力,他在现场观察了五个冰川,应用了地形图和航空照片,计算了186个面积为104平方公里的冰川,并计算了21亿立方米的冰储量。包括冰川,地貌,气候,水文和其他材料在内的调查报告已成功完成任务。

2005年,史亚峰在《青藏高原隆升与亚洲环境演变——李吉均院士论文选集》的序言中写道。

这是李继军与冰川之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壮丽的冰川深深吸引了血腥的青年,他的生活和工作从未离开过冰川。

从现代冰川到古代冰川,从大陆冰川到海洋冰川,从祁连山到青藏高原,李姬已经参观了该国大部分典型的现代冰川和古冰川。

1959年,李骥在参加第二次祁连山冰川探险时陷入困境。

当时没有地图,探险队在祁连山的深处迷了路。玩家只能在指南针和山上行走,看到团队留下的口粮已经用完了,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出去。

幸运的是,一位蒙古导游将会捕猎,猎杀野牛,并解决了迫切需要。

然而,远征队后来发现它不是野牛,而是当地牧民丢失的牦牛。球员非常内疚,并通过广播电台联系当地县政府。他们亲自道歉,以现行市场价格让牧民失去60元。

走出祁连山时,探险队只吃了一顿饭。

件很难,但对于那些从事地理工作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资源。”李继军后来回忆说。

李继军院士和探险队成员讨论了冰川遗物的分布情况

高地梦想

1972年,李继军与费金申合作,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写了一本10万字的科普书 - 《冰雪世界》。

施亚峰评论说,本书的文字流畅,科学,引人入胜,深受读者欢迎。

1973年,李继军重新开始对冰川进行更深入的研究。他参加了中国科学院青藏考察队,并担任冰川集团的负责人,负责研究西藏和横断山脉的冰川。

据了解,李姬正在前往青藏高原。南京大学的杨怀仁先生担心他不能忍受,并建议他不要去。

“我真的没有健康,但我现在不想去,等到我老了?”李继军回答说。

青藏高原雨季的倾盆大雨几乎伴随着这次调查的全过程。在西藏东南部的Chayu地区,李继军终于看到了期待已久的Aza Glacier。二十或三十人的团队驻扎在一棵高70至80米的枞树和一把大伞下。晚上,他们伴随着雨声,在树下睡着了。

冷杉的冰雹会成为300年前小冰河时代的遗迹吗?这个千禧一代的杉木避开了风,突然给了李继军一个灵感。

他收集了冰雹上的死木并将其取回进行碳十四测试,结果发现它是3000年前新冰河时代的遗骸。

李继军将此前冰川命名为“雪如冰”。这一科学测试证实了李继军在20世纪50年代访问祁连山时离开的猜测:西藏东南部是中国最集中的季风海洋冰川分布区,山脉和山谷深处,冰川强烈融化,夏季常形成冰。湖泊休息和冰川滑坡等地质灾害。

1974年,在西藏Yamdrok湖岸边的冰川上,李吉过度劳累,患有高原反应引起的严重肺水肿,从而导致了该病的根源。

四年后,李继军率领冰川集团对酷儿山以东至阿里和西昆仑山以及南部喜马拉雅山至羌塘高原的冰川进行了长期艰苦的研究,包括冰川性质,雪线变化和冰川发展。地形,大气环流,海洋冰川和大陆冰川的划分标志和边界,第四纪冰川变化与高原隆起,冰川和洪水以及灾害防治之间的关系等一系列问题获得了异常丰富的区域数据。

李继军院士和探险队成员在马占山多年冻土天文台合影留念

件,冰川的分布和性质,冰的形成和冰川运动,冰川水文特征,冰川变化和发展趋势。定青 - 焦里 - 贡布江达 - 曹梅线划定了冰川与海洋冰川之间的界线,建立了两种不同类型冰川的气候等指标以及冰层形成,侵蚀过程和地貌特征。

从1973年到1980年,李继军等人写了两本专着《西藏冰川》《横断山冰川》,全面彻底地阐述了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现代冰川的分布,性质和变化及其与气候和大气的关系。循环。

白雪皑皑的纪念碑

1978年,李继军迎来了他科学事业的另一个重要节点。

他与史亚峰,谢子初等学者组成了中国冰川代表团。他首次出国访问英国,法国,瑞士等国,并参加了在瑞士举行的国际冰川学术会议。

在此期间,李继军与英国地貌学家德比希尔等外国专家进行了深入的学术交流,极大地拓宽了他的科学视野。

1980年,李继军邀请德比山在兰州大学讲学,并在全国高校举办了为期三个月的冰川沉积学研讨会。研讨会组织参加者对庐山和乌鲁木齐河源进行实地考察,引发了中国东部古冰川的争论,开始了中国东部第四纪冰川的研究。

“中国东部第四纪古冰川”是中国地质科学界争论的热点问题之一。

1922年,中国地质学者李四光先生提出,中国北方地区,如欧洲和美国,已经发展出第四纪冰川。半个多世纪以来,李四光及其继任者一直在建设“中国东部历史性冰川”一百多座。他们北上大兴安岭,南下西双版纳和海南岛,高高的黄山。探索“历史冰川”。

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随着我国第四纪沉积环境研究的逐步深入,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怀疑中国东部低山第四纪冰川的可能性。

为此,李继军在山上,1983年在《中国科学》上发表了《庐山第四纪环境演变与地貌发育问题》。

通过实地调查,运用热带和亚热带地貌理论,正确解释了庐山等中国东部山区的第四纪沉积现象和地貌演变。它得到了地理界的广泛认可。

0×251f

李继军院士访问马山山顶,讲解典型的冰缘现象冻胀草丘

1989年,李继军和施亚峰、崔志久等30余位学者撰写出版了专著《中国东部第四纪冰川与环境问题》。在庐山“姑姑冰期”发现了属于亚热带和暖区的孢子,李四光称之为第四纪冰川遗迹。实践证明,李四光确定的冰川沉积物实际上是泥石流。沉积。

本书出版后,它在学术界产生了重要影响,并澄清了它对中国东部古冰川事业的困惑。

在研究东部第四纪冰川期间,李继军也一直关注“青藏高原何时开始”。研究青藏高原隆升的意义并不局限于此。中国甚至亚洲地理环境的形成和演变都与之相关。

关于青藏高原的隆起,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流行学者西尼村的观点很受欢迎。四尼村认为,青藏高原在上新世末期已达到3000至3500米的高度。

1977年11月,中国科学院青藏考察队聚集了20多位学者,在山东举办“青藏高原隆升学术研讨会”。会议期间,大家就青藏高原的抬升达成了共识,李继军率先从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借了一个房间。完成1979年《青藏高原隆起时代、幅度和形式的探讨》第6号出版的《中国科学》只用了大约10天。

《青藏高原隆起时代、幅度和形式的探讨》明确指出青藏高原在始新世晚期从海上分离后曾两次被夷为平地,在上新世末期,地面高度仅约1000米,然后是构造运动。早第四纪为了大大增加整体断块,但空间存在差异,有三个时段急剧隆升,后期有加速上升趋势,累计增加3500-4000米。

施亚峰评论说:“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集体创作。它颠覆了国际主流对青藏高原形成的看法,开辟了青藏高原研究的新阶段。”

《青藏高原隆起时代、幅度和形式的探讨》到目前为止它仍被广泛引用,它已成为青藏高原研究的经典文献。

此后,李济进一步研究了青藏高原隆升的问题。 20世纪90年代以后,他提出了“青海运动”的概念。

他发现,高原东部和黄河大约180万年发生的构造运动非常显着。黄河一体化穿过三门峡东入海。追溯源头,并通过一系列地质证据,如循化积石峡进入循化盆地,提出了“黄河运动”的概念。他还在晚更新世发现并命名了一个重要的隆起,即“共和运动”。

这一运动导致了龙阳峡的大幅减产。高原上升到或接近今天的高度。喜马拉雅山脉成为印度洋季风的主要障碍。中国西部地区进一步枯竭,冬季风力更强,为今天的亚洲自然地理奠定了基础。青藏高原隆升理论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

学术遗产

1984年,李继军成为兰州大学地理系主任。在他的主持下,兰州大学地理系蓬勃发展。

在科学研究方面,李继军利用兰州在青藏高原东北缘处于有利位置,对黄河多级阶地和深黄土沉积剖面的成因进行了一系列研究。澄清兰州黄河有7个梯田,与上覆的黄土层有关。利用古地磁和裂变径迹测年方法,确定7级阶地形成于170万年,150万年,120万年,60万年,15万年,30万至5万年和1万年。

在甘肃临夏北麓,李继军发现了晚更新世黄土剖面,并通过一系列环境指标,首次成功比较了中国黄土记录与南极东站氧含量同位素曲线15万年份。它为黄土的研究增添了一道精彩的作品。以兰州梯田为基点向上延伸,明确了青藏高原隆起对高原东北缘的影响。向下延伸,阐明黄河发展的全过程。

这是李继军的一项重大创新成果。

此外,李继军还提出了“季风三角”的概念,明确了第四纪中国北方季风区和西风区的两次环境变化,对推动第四纪环境研究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中国。

通过他对三峡和四川盆地的研究,他发现三峡地区最古老的露台大约有120万年的历史。因此,长江至少在120万年前已经穿过三峡并向东流入大海。

李继军于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在冰川学,青藏高原及其环境效应,地貌和第四纪地质等领域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成果。

1993年,郑国,刘有成,陈耀祖,李继军(右)在一起。个人资料图片

科学研究没有尽头。自2002年以来,李集一直致力于研究渤中盆地晚新生代环境和地貌,以及东部平原地质记录的发掘。

2012年,80岁的李吉通过“实地调查和实地讨论”庆祝了他的生日。在兰州附近的银景泰黄河石林山顶上,四代师生共同分享了黄河的地质变迁和演变历史。

2015年,陈发虎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此时,李继军的学生有三位院士,秦大河,姚檀栋和陈发虎。 “师生四位”曾经风靡一时。

自1958年任教以来,李骥已培养了100多名高水平地理人才。他和秦大河以及三代有效的师生都勇敢地讲述了地球“三极”(青藏高原,南极和北极)的故事。它以科学和教育界广为人知。

“这是他们自己的辛勤工作,我只是找到了他们并把他们放在了科学研究的道路上。”在谈到他们的三位院士时,李继军总是如此谦虚地说。

“孔子说,'我的道路是一贯的。'李继军的学术精神和学术体系也是“一站式”的,李基对广泛的兴趣感兴趣,但青藏高原的提升和环境演变是他学术思想的核心和主线。

多年后,秦大河,周尚哲,姚檀东评论了一篇总结李继军老师学术思想的文章。

李继军读了很多书,但他不是研究中的地理学家。 “只要身体状况良好,无论山高多高,他都会坚持爬到山顶!”李继军的儿子,兰州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说。

几年前,李继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笑着说:“我梦想两天前看到冰川,并梦见我在冰川上睡觉。”

“水的流动也是一件事,而不是一个有利可图的部门;一个绅士的野心不是一个章节。”

回顾他的学术道路,李继义将他的成功归功于“持久追求理想和长期追求科学真理”。

这种精神不仅满足了他的个人职业理想,也影响了学校,学科,甚至许多研究他们梦想的学者。

学者传记

李继军,1933年出生,自然地理和地貌学家。 1991年,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长期从事冰川学,自然地理学,地貌学和第四纪地质学的科学研究,以及干旱地区人地关系。青藏高原冰川具有西部特征,黄河起源地貌,第四纪黄土,高原隆升及其对中国自然环境形成的影响,提出了许多具有国际影响的观点。独特的意见。

他出版了10多本专着并发表了350多篇论文。曾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国家教学成果一等奖,教育科学一等奖二等奖。技术进步。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特别奖和自然科学二等奖,首届竺可桢实地工作奖,中国地理优秀成果奖。

收集报告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