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97%的现金受限! 辅仁药业自陈公司存在资金、生产经营、控股股东股权冻结三大风险

社会新闻 浏览(1256)

超97%的现金受限!辅仁药业自陈公司存在资金、生产经营、控股东权益冻结的三大风险

全景视野)

经济观察网在线记者刘克福仁药业(.SH)今日(七月二十四日)晚发表对《关于对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权益分派有关事项的问询函》(以下简称“《问询函》”)的回覆。根据公告,该公司97%的现金有限,公司的资金压力很大,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可能受此影响,还有更多案件需要调查。该公司的股票将于明天(7月25日)恢复交易。

《问询函》与《关于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有关事项进展暨股票复牌的公告》一起发布回复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存在资金风险,公司资金有限制使用,流动性不足,生产经营可能受到影响;生产经营风险,公司目前的资金短缺可能导致产能不足,可能影响相关产品的销售;控股股东的股权冻结风险。

上市公司的公告显示,在筹资方面,原计划是通过公司子公司获得的股息支付,董事会主席协调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财务人员和资金安排。但是,根据公司目前的财务压力,为了确保日常运营需要,资金安排不及时到位,导致未能按时发放现金股利。

Furen Pharmaceutical于7月16日发布《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公告显示,根据2019年5月20日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利润分配方案,以公司总股本为基础,分配每股。奖金0.1元(含税),分红总额约6271.5万元;股息登记日期是7月19日,而右前(利息)日是7月22日。现金股息发行日期为7月22日。

7月19日,Furen Pharmaceuticals发布《关于调整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有关事项暨继续停牌的公告》,称由于资金安排,公司未按照相关规定完成现金股利转让,不能按原计划发放现金股利。原股权分配日,除权(利息)日和现金股利分配日应相应取消。

对于2019年第一季度最关注的上市公司报告,该公司的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18.16亿元,但现金分红却无法拿出62,715,800元。根据公告,公司及子公司现金总额为1.27亿元,其中限制金额约为1.23亿元,无限制金额仅为378万元。

但是,Furen Pharmaceutical没有在公司第一季度末披露实际资金以及资金的变化和流动情况。它只在公告中说明上述情况需要进一步核实。公司将进行深入的自我检查,并在核实后及时公布。

上市公司7月20日发布的冻结公告显示,富仁集团及其一致行动北京凯瑞特投资持有富仁药业48.94%的股份,其中朱文辰持有富仁97.37%的股份。组。上市公司45.03%。目前,Furen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权已被冻结。

富仁集团和富仁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文辰也是松鹤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其持有的松河股权也被冻结。根据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2民初号》的裁决,其对松鹤酒及其他投资权益的持股约为3,447万元,也被冻结。

面对“大股东涉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还要求富仁药业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核实和解释资金流向和担保情况,是否有资本占用和不合规保证。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应当就此发布专项指示。

根据公告,2018年1月11日,松鹤实业委托郑州农业保障公司为郑州银行北环支行融资贷款提供担保,并与郑州农业担保公司签订合同《(企业)委托担保合同》,规定朱文辰,富仁集团和富仁药业向郑州农业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根据郑州农业保障公司的担保,郑州银行与松鹤酒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金额为3000万元。贷款期限为2018年1月12日至2019年1月4日。上述担保金额占公司2018年末净资产的0.56%。上述担保尚未在公司内部决策程序中披露。

22: 34

来源:经济观察报

超过97%的现金是有限的! Furen Pharmaceutical在公司的资本,生产和运营以及控股股东权益冻结方面存在三大风险

全景视野)

经济观察网在线记者刘克福仁药业(.SH)今日(七月二十四日)晚发表对《关于对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权益分派有关事项的问询函》(以下简称“《问询函》”)的回覆。根据公告,该公司97%的现金有限,公司的资金压力很大,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可能受此影响,还有更多案件需要调查。该公司的股票将于明天(7月25日)恢复交易。

《问询函》与《关于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有关事项进展暨股票复牌的公告》一起发布回复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存在资金风险,公司资金有限制使用,流动性不足,生产经营可能受到影响;生产经营风险,公司目前的资金短缺可能导致产能不足,可能影响相关产品的销售;控股股东的股权冻结风险。

上市公司的公告显示,在筹资方面,原计划是通过公司子公司获得的股息支付,董事会主席协调公司及其子公司的财务人员和资金安排。但是,根据公司目前的财务压力,为了确保日常运营需要,资金安排不及时到位,导致未能按时发放现金股利。

Furen Pharmaceutical于7月16日发布《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公告显示,根据2019年5月20日2018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利润分配方案,以公司总股本为基础,分配每股。奖金0.1元(含税),共计现金分红约6271.5万元;股息登记日为7月19日,除权利(利息)日为7月22日,现金股利分配日为7月22日。

7月19日,Furen Pharmaceuticals发布《关于调整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有关事项暨继续停牌的公告》,称由于资金安排,公司未按照相关规定完成现金股利转让,不能按原计划发放现金股利。原股权分配日,除权(利息)日和现金股利分配日应相应取消。

对于2019年第一季度最关注的上市公司报告,该公司的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18.16亿元,但现金分红却无法拿出62,715,800元。根据公告,公司及子公司现金总额为1.27亿元,其中限制金额约为1.23亿元,无限制金额仅为378万元。

但是,Furen Pharmaceutical没有在公司第一季度末披露实际资金以及资金的变化和流动情况。它只在公告中说明上述情况需要进一步核实。公司将进行深入的自我检查,并在核实后及时公布。

上市公司7月20日发布的冻结公告显示,富仁集团及其一致行动北京凯瑞特投资持有富仁药业48.94%的股份,其中朱文辰持有富仁97.37%的股份。组。上市公司45.03%。目前,Furen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权已被冻结。

富仁集团和富仁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文辰也是松鹤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其持有的松河股权也被冻结。根据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2民初号》的裁决,其对松鹤酒及其他投资权益的持股约为3,447万元,也被冻结。

面对“大股东涉嫌挪用上市公司资金”,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还要求富仁药业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核实和解释资金流向和担保情况,是否有资本占用和不合规保证。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应当就此发布专项指示。

根据公告,2018年1月11日,松鹤实业委托郑州农业保障公司为郑州银行北环支行融资贷款提供担保,并与郑州农业担保公司签订合同《(企业)委托担保合同》,规定朱文辰,富仁集团和富仁药业向郑州农业担保公司提供反担保。根据郑州农业保障公司的担保,郑州银行与松鹤酒签订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金额为3000万元。贷款期限为2018年1月12日至2019年1月4日。上述担保金额占公司2018年末净资产的0.56%。上述担保尚未在公司内部决策程序中披露。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Furen Pharmaceuticals

富仁集团

朱文臣

松鹤酒业

资金

读()

投诉